用戶您好:登陸 | 注冊 設為首頁 移動端客戶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企業郵箱 加入收藏 返回舊版


【解讀】文化產業園區的內涵、功能與發展方向

作者:張振鵬
發布時間
2020/08/28/ 09:43
來源
山東張振鵬微信公眾號
點擊:

摘要產業園區作為政府規劃、管理、促進產業發展的手段,通過固定的地域集聚產業要素和企業,在提高創新能力和經濟效益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產業園區作為政府規劃、管理、促進產業發展的手段,通過固定的地域集聚產業要素和企業,在提高創新能力和經濟效益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產業園區發展歷程中,最先出現的是工業園區,但是伴隨工業形態的轉變,信息和知識成為重要的產業要素,工業園區開始轉向高新技術園區和文化產業園區,以及生產、研發、辦公、生活、休閑、交流的混合社區。我國政府高度重視文化建設,文化產業園區一直是各地文化產業發展的重要抓手,歷年文化專項資金用于文化產業園的補貼、稅收優惠等占比均較高。在政策紅利的支持下,文化產業園區遍地開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意味著文化產業必須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而文化產業園區的功能將更加豐富,同時也面臨著新的發展機遇。

 

  一、文化產業園區的內涵

  西方的城市經濟學家將文化產業園區稱為Cultural Quarter,[1]地理經濟學家將其稱為Cultural District,社會學家稱之為Cultural Community(Neighborhood)。[2]不同學科的學者對文化產業園區關注的重點不同,在概念界定上有所區別,但都強調城市空間文化設施高度集中的具有多種功能和用途的區域,是文化產業園區的基本特征。歐盟公開發布的報告中將文化產業園區定義為致力于集群文化的體系,文化生產者通過與他人形成豐富的關系,挖掘更大的發展機會,進行文化商業創造性發展,創造文化生產的經濟價值。[3]綜合來看,文化產業園區具有三個方面的內涵:文化活動、集聚空間、綜合效益。

  首先,文化產業園區是文化生產與消費等相關活動的場所,這些活動為人們提供交流的機會以保障他們獲取文化創意靈感。文化產業園區承載的文化活動,在不斷創造藝術、思想、時尚和生活方式等形式的文化,[4]而多種要素資源的融合不斷催生新創意、新產品、新主體、新業態,[5]使文化產業園區成為開展文化活動的中心,也成為文化主導城市更新的新形式和文化經濟的集聚中心。其次,空間集聚能夠促進專業化投入與服務的發展,大量的企業集聚可以提供一個足夠大的市場使各種各樣的專業化供應商得以生存,也有利于各類人才的集聚,形成專業化勞動力市場,既節約經常性開支成本,也有助于提高文化生產效率。再次,文化產業園區的創意理念能夠融入建筑設計、內部裝飾、社區生活,使其成為同時適應文化活動、休閑旅游和居住的需要,從而產生綜合社會效益。

  文化產業園區的發展模式主要包括以美國為代表的市場主導型模式、韓國為代表的政府主導型模式和英國為代表的“一臂之距”模式。從1980年到2001年,美國的文化產業園區數量從12個增長到900個以上。這些園區基本以市場為引導,政府不做具體規劃,也不過多參與,諸如紐約SOHO 區、百老匯戲劇產業園區、好萊塢電影產業園區是文化產業園區的典范。1998年,韓國提出“文化立國”戰略,將文化產業定位為21世紀國家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產業予以推進,坡州出版產業園區、HEYRI藝術村、韓國民俗村、富川影視文化區都是在政府推動下發展起來的文化產業園區。英國則是在國會的監督和委托下,由文化管理機構獨立從事相關業務,使政府系統和文化機構保持一定的距離,保證文化產業園區的自主性和文化的延續性,這種文化運營管理模式被稱為“一臂之距”模式,以表演藝術聞名的倫敦西區、音樂產業集聚的謝菲爾德文化產業園區、以動漫為主業的布里斯托爾電視與數字媒體產業園區相繼應運而生。

  我國文化產業園區發展模式主要是政府從制造業在各地區形成集群經濟的發展模式中汲取養份,同時借鑒高新技術園區的發展經驗,逐漸成為文化產業規?;?、集聚化和專業化發展的重要載體。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我國共有近3000家文化產業園區,從2004—2014年,文化部先后命名了五批共10家國家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和三批共12家國家級文化產業試驗園區。為深入貫徹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新發展理念,推進文化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6年文化部下發《關于進一步完善國家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創建工作的通知》《關于開展文化產業園區清理檢查工作的通知》,對文化產業園區進行規范和清查;2017年文化部公布第一批共10家國家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創建資格名單,在規范管理的同時進行示范引導,為文化產業園區創造了新的發展機遇。

 

  二、文化產業園區的功能

  文化產業園區具有政策落地,項目孵化,投資管理,產權交易、后勤服務等多種功能,是各地發展文化產業的重要抓手,在有利于文化產業集聚產生規模效益的同時,對區域經濟發展、文化資源活化、文化創新創業、產業轉型升級、地方基礎設施建設、人才教育培訓、城市人文環境、文化消費、城市品牌推廣等方面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一)區域經濟發展的增長極

  文化產業園區最基本的功能是資源集聚,能夠使掌握在各種社會組織中的各類資源集聚在一起,發揮協同作用和規模效應,最大限度地優化資源配置,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有利于走出一條文化創意足、技術含量高、經濟效益好、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人力資源作用得以充分發揮的文化產業集約化發展路徑。文化產業是關聯度很強的產業,其產品的生產經營過程不僅能夠影響到文化產業內部眾多的關聯產業,還能促進跨行業的多種相關產業融合,結成上中下游緊密結合的產業鏈,并衍生出新興業態??臻g集聚的產業融合通過要素融合、業務融合、管理融合、產品融合、市場融合、業態融合,推進相關產業融合,使產業發展擁有更為廣闊的空間。[6]通過集聚一定規模和數量的文化企業和相關機構,能夠促進文化產業融合功能及其引領新經濟的作用發揮,而政府往往會在政策和其他方面給予文化產業園區積極的支持,促進相關政策的制定和落地,由此推動文化產業集聚發展成為具有高效能的區域經濟發展的增長極。

  (二)文化資源活化的加速器

  文化產業園區有助于加速文化資源的深入挖掘和產業開發及價值實現。首先,文化產業集聚發展能夠吸引大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和文化從業者,政府提供的優惠政策和各類服務能夠為其提供必要的生活及創作保障,有利于政府集中力量對傳統文化的保護和扶持;其次,集聚在一起的手工藝人、藝術家與文化企業及相關機構的近距離頻繁的接觸和交流,有利于文化資源的活化以及傳統技藝的推廣和水平的提升,促進文化資源向產業環節流轉,對文化產品生產及品質形成一定的保障;再次,文化產業集聚發展方式和集聚效應,有利于改善許多傳統技藝生產規模受限、分散經營、被工業品沖擊等痼疾,拓展文化產品的市場空間,吸引公眾和輿論的關注,擴大傳統技藝的知名度和影響力,提升文化資源價值并促進其價值實現。

  (三)文化創新創業的重要載體

  文化產業園區是推動文化創新創業的重要載體。首先,文化產業園區具有資源整合能力,能夠吸納一切有利于創新的要素向園區集聚,從而培育創新氛圍,營造創新環境,促進創意群體的形成;其次,企業集聚,人才薈萃,企業之間可以密切合作,人們之間可以親切交往,各種創意和技術得以充分碰撞、融合、傳播、分享,即通過發揮知識的溢出效應,增強企業或個人的學習能力、研究能力和創新能力;再次,通過構建孵化器、加速器等各種服務平臺,為集聚企業提供適宜其生存和發展的土壤,促進文化創新成果轉化,有助于培育創新型文化企業和企業家;最后,能夠促進文化創業者和創業型企業的孵化及培育,幫助從業者通過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和核心技術或品牌,實現從文化創意到文化產品再到文化企業的轉化,推動文化創新創業繁榮景象的形成。

  (四)推動產業轉型升級

  文化產業園區既對內部的產業結構具有積極影響,也是區域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推動力。文化因素在經濟發展中的一個顯著作用就是增加現代商品的文化含量和文化附加值,文化產業屬于較高層次的第三產業,是產業高級化的結果。首先,文化產業集聚發展,將政策、土地、產業項目、綜合服務等結合起來,通過園區文化氛圍、創新機制、管理服務等軟環境的建設,為產業轉型升級和長期健康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其次,集聚資源和能力優勢明顯的企業,有利于形成區域產業核心競爭力,配套的各種商業服務、金融信息服務、管理咨詢、醫療服務、娛樂休憩等綜合功能,使產業結構完整且能夠發揮產業鏈互補協同效應;再次,文化產業集聚發展對區域產業結構的調整具有帶動作用,有利于當地文化相關產業的發展規模和水平的提升,并且推動區域產業逐步從為農業或工業服務為主轉化成為文化產業服務為主,成為產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推動力。

  (五)引領地方基礎設施建設

  文化產業園區發展必然帶動地方整體基礎設施建設。首先,文化產業園區內的基礎設施建設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投資環境、招商引資、經濟增長及可持續發展能力,文化產業園區發展必然需要完善的基礎設施為依托;其次,能夠帶動周邊地區發展,文化產業園區需要與周邊地區的組織或個體發生物質、資金、技術、信息等交流,交通、通訊等基礎設施就成為連接區內與外界的物質紐帶及對外交流的載體,基礎設施水平越高,園區與外界的交流能力越強,就能更好的與外界合作,從而提升集聚發展成效;再次,文化產業園區發展也會促進地方整體基礎設施的改善,文化產業集聚發展能夠提升當地人口素質,從而提高對文化基礎設施的需求,另外,文化產業發展會帶動流動人口的增加和旅游者的增多,這也會促進當地相關基礎設施的整體提升?;A設施為文化產業園區發展拓寬空間,并為當地相關配套協作發展提供了堅實的基礎,增強城市服務功能,引領地方經濟社會整體發展。

  (六)促進人才教育和培訓

  文化產業集聚發展對人才教育和培訓具有顯著的促進作用。文化產業發展需要眾多具有綜合能力或多種互補技能的人才共同支撐。文化產業集聚區既是文化企業和相關機構的集聚空間,也是文化產業高端人才和從業者的集聚之所。文化產業集聚發展,文化產業市場的擴大,對文化產業人才的需求不斷增加,無疑將帶動人才教育的發展和培訓活動的開展。無論是學校教育還是職業培訓,都在向文化產業傾斜。許多高校開設了文化產業相關專業和課程,而在各類社會培訓和職業教育中,文化產業相關的培訓機構也在蓬勃發展。文化產業集聚發展對人才教育和培訓活動的促進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擴大了文化產業人才的需求,推動了教育和培訓的發展,另一方面是為教育和培訓提供了集中的實習訓練基地,有利于教育培訓與文化產業發展更相適應。

  (七) 改善城市人文環境

  文化產業園區發展對于城市人文環境的改善具有示范引導和品牌影響作用。文化產業園區能夠促進人才之間的思想、創意、信息、知識、技能的交流,也促進了人才在不同企業之間的流動以及與所在城市之間的人才流動,這在客觀上為城市發展提供了精神動力和智力支持,更為重要的是文化產業集聚發展形成的獨特的文化價值有助于提高城市居民素養。另外,文化產業園區舉辦的一些地方特色、民族特色、傳統特色的文化活動,能夠形成一種特有的文化現象,既充分展示了城市形象,也有助于改善城市人文環境,促進人們對區域特性、地方特性、民族文化的追求,越來越有目的地、自覺地去發展地區文化,[7]文化產業園區與入駐企業及從業者積極探索、勇于創新和成功實踐所形成的文化創新成果以及發展成就,往往會引起外部的關注、學習和模仿,這些先進理念、價值觀念等文化因素也會獲得外部認同,并通過示范效應和引導作用,對城市發展產生難以估量的積極影響。

  (八)拉動文化消費

  文化產業園區發展對于拉動文化消費具有積極的意義。文化產業特有的創新能力,有益于不斷發現新興領域,不斷更新和引領市場消費需求,滿足消費者層次不斷提高和內容不斷豐富的文化需求。文化產業園區頻繁發生的文化活動,引發的直接結果就是符合人們精神文化需求的文化產品和服務不斷涌現,引發新一輪的文化消費。文化產業園區發展為不同企業促進合作和貿易提供了平臺和機遇,有利于企業形成合力向集約化、專業化、市場化方向發展,這對于文化產品開發設計與生產經營及市場拓展都具有重要作用。另外,文化產業園區發展可以培養和提高公眾的文化鑒賞水平,通過舉辦形式多樣的文化活動或展會吸引公眾參觀和參與,培養消費者的文化需求,并借機發現他們的消費興趣,以此作為企業生產經營決策的依據,提高供給和需求的適配性。文化產業園區能夠借助媒體吸引公眾的關注,有益于文化活動和展會及產品的推介,多種渠道文化消費。

  (九)助力城市品牌推廣

  成功的文化產業園區具有品牌價值,能夠作為所在城市的名片成為城市品牌推廣的載體。首先,文化產業自身的發展不可能脫離城市文化內涵,所生產的文化產品和服務中必然蘊含所在城市的文化特征,并得到城市居民的認同;其次,文化產業園區舉辦的文化活動、提供的文化產品服務在推廣的過程中影響著消費者的價值觀念和行為方式,這都有助于城市文化的形成與傳播,塑造城市個性化特色;再次,形成以品牌為核心的產業集群,關聯產業在合作競爭中享受產業集聚帶來的外部性優勢,帶動城市各行各業的發展,進而推動城市整體發展,既形成了獨特的文化產業品牌,又提升了城市品牌的影響力。

  聚合文化和經濟雙重力量的文化產業集聚發展,體現了經濟對文化的促進和推動作用,也顯示了文化對經濟的扶持和反哺作用。文化產業集聚發展不僅在資源整合、營造氛圍、集聚要素上有著天然優勢,而且對開發資源、增加就業、豐富生活、改善人文環境等方面也具有重要的意義。文化產業集聚發展不僅有助于文化產業自身的發展,而且對于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也具有全面的推動作用。

 

  三、文化產業園區的發展方向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新時代文化建設的基本方略,為文化產業園區發展提供新的政策機遇和市場機遇的同時,也為文化產業園區指明了“文化+”跨界融合、數字化轉型升級、產地融合、區域協調、國際化的發展方向。

  (一)推進文化創新,促進“文化+”跨界融合

  文化產業園區是推進文化創新,文化產業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空間載體,也是推進“文化+”的基礎性平臺。許多知名的文化產業園區都是利用老建筑、老廠房、老街區改造而成,這些園區投入小,見效快,既能滿足文化企業對環境和空間的要求,又與他們的支付能力相匹配,還與管理部門的運營能力相適應。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面對以淘寶為代表的電商的沖擊,一些商場主動與文化產業相結合,利用原有的建筑、區位、商業等優勢,建立特色商業文化產業園區。

  2016年12月頒發的《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關于推進工業文化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推動工業遺產的保護和利用方式,通過對老舊廠房、設備等依法改造,鼓勵利用工業博物館、工業遺址、產業園區及現代工廠等資源,推動工業文化與數字媒體、可穿戴設備、機器人、智能汽車等新領域的融合發展,打造一批工業文化創意園區。2017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文化產業園區傳統文化項目迎來發展大好時機。

  文化創意產品是“文化+”的產物,既讓傳統文化在產品中得到開發和傳播,也讓制造業有了新的內容和品牌。除了制造業,建筑業、信息業、旅游業、農業和體育產業等領域都開始重視“文化+”的跨界融合。在這種背景下,以文化創意為核心推動力或者是借助文化創意設計與其他產業實現深度融合,成為許多企業發展的戰略性選擇。文化產業園區發展如何能夠更好地配合企業共同進行“文化+”跨界融合,是必須要面對的重要課題。

  (二)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數字化轉型升級

  文化產業園區發展需要改善供給結構,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益。隨著“互聯網+”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許多文化產業園區通過數字化平臺為企業和用戶提供精準信息服務,提升智慧服務能力和水平。一些園區依托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虛擬現實等最新科技成果,培育動漫游戲、3D打印、移動多媒體、網絡電視、虛擬會展、藝術品網絡交易等文化科技新業態,開發文化科技融合衍生產品和服務,完善產業鏈條,構建文化科技融合承載體系,推動與新媒體、新技術的融合發展,實現了文化生產力的提速換擋。

  2016年12月五部委印發《“互聯網+中華文明”三年行動計劃》,對完善文化產業的業態支撐體系,促進“互聯網+”“文化+”與文化產業集聚區深度融合具有重要推動作用。2016年底《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十三五規劃》發布,數字創意產業作為五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被眾多文化產業集聚區列入重點發展戰略,并在“創新數字文化創意技術和裝備”“豐富數字文化創意內容和形式”“提升創新設計水平”“推進相關產業融合發展”四個方向進行布局,推動文化產業園區朝著“高、精、尖”產業轉型升級。

  在移動互聯的新時代,如何結合線下的實體園區,做好線上的虛擬園區運營,形成線下線上相互補充和促進之勢,成為很多文化產業園區思考的問題。文化產業園區的線上、線下的結合,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形成園區O2O相結合的產業服務平臺,其中包括投資融資平臺、信息咨詢平臺、科技服務平臺和產權交易平臺等,以降低企業運營成本,吸引海內外更多的文化產業資源集聚;二是建立園區自身的虛擬平臺,或與門戶網站合作設置虛擬園區板塊,打造市民口碑,實現完美的互聯網傳播。

  文化產業園區作為文化創意成果轉化應用的平臺,是文化科技成果轉化及“產、學、研、用”相結合的載體。數字文化產業的發展,推動了優秀文化內容的數字化轉化和創新,促進了數字文化產業平臺的建設,構建了數字文化產業生態系統,也為文化產業園區未來發展指明了方向。

  (三)創造美好生活,探索產地融合發展模式

  文化產業發展是為了滿足人們的物質和精神生活需求,發展成果需要更好的融入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和人民生活。文化產業集聚發展通常是從文化產業開發區到文化產業園區,然后是城市文化創意街區,最終發展到城市文化和創意城市融合。面對當前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形勢,我國很多城市都亟需建立符合自己城市文化特色的文化創意街區,這既是城市居民生活的需求,也是城市發展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一些文化產業發展要素條件比較成熟的城市,已經打造了眾多城市文化創意街區,使之成為城市居民的休閑娛樂中心、外來游客的文化體驗中心、城市產業升級的創意驅動中心。

  隨著城鎮化發展,加上近幾年農業逐步得到資本的青睞,一些有條件的城市開始思考怎樣利用城市周邊的土地,建設文化創意農業園區,把生產、生活、生態發展有機融合,打造集休閑、娛樂、觀光、旅游、體驗為一體的新型農業文化綜合區,在城鎮化發展進程中同時將相關產業也發展起來。

  除了城市之外,一些小城鎮和鄉村依托地方特色打造了一批特色小鎮、文化創意農莊、田園綜合體。特色小鎮是聚集特色產業,融合文化、旅游、社區等功能的創新創業發展平臺。特色小鎮園區化的發展趨勢是對產業、文化、社區等多種功能的融合,特色小鎮的園區化發展有助于優化區域文化產業發展布局,形成與文化產業園區優勢互補、聯動發展的全新格局,并促進文化產業園區根據資源稟賦和功能定位,走特色化、差異化發展之路。特色小鎮的園區化發展,為中小城市、小城鎮和農村打造特色文化產業集聚區奠定了基礎。

  文化產業集聚區與新興科技、產業政策、歷史文化、城市社區、城鎮與鄉村社會相交融,促進文化產業的空間聚合向價值聚合層面轉化,形成文化產業與地方經濟社會發展融合的新態勢,是未來文化產業集聚發展的重要方向。

  (四)踐行新理念,推動區域協調發展

  在“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感召下,“一帶一路”戰略、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絲綢之路文化產業帶、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以及具有富民效應和示范效應的文化產業集聚區正在形成,各地依托產業基礎和特色優勢,因地制宜、因業布局、因時施策,正在形成點面結合、優勢互補、錯位發展、協調共享的戰略性新興文化產業集聚區協同發展格局。國家文化產業創新實驗區、國家動漫產業綜合示范園也正在形成面向區域和行業發展的協同創新中心。

  京津冀三地的66家文化產業園區代表共同發起并簽署了《京津冀文創園區協同發展備忘錄》,加強對三地文化資源的協同開發、管理和利用,推進區域文化產業融合和文化資源共享,切實推動三地文化產業協同發展。三地正在加強建設動漫網游及數字內容功能區、798時尚創意功能區、戲曲文化藝術功能區、音樂產業功能區、新媒體產業功能區、創意設計服務功能區、會展服務功能區與周邊產業區域及其他城市的合作與交流。三地正在探索建立跨區域合作的文化產業園區,創新文化產業項目的對接模式,利用“總部—生產基地模式”“創意策劃—成果轉化模式”“主副(新舊)園區模式”等多元開發模式,推動三地文化產業園區品牌共贏、資源共享及項目共建。

  文化產業集聚區由封閉式的點狀發展模式向帶狀輻射發展,在自身品牌形成的過程中,也不斷注重社區功能的開發、為文化產業發展注入新的動力。

  (五)落實“一帶一路”戰略,推進國際化發展

  “一帶一路”國家發展戰略的實施為文化產業園區發展帶來了重大機遇。“一帶一路”沿線城市和文化產業園區都希望抓住此契機,對接國家戰略,獲得更多資源,進一步實現資金、教育、科技、人才、物流等要素的聚集。2016年《文化部“一帶一路”文化發展行動計劃(2016—2020年)》正式發布,這對拓展文化產業國際化發展渠道,促進我國文化產業“走出去”具有重要意義。

  近年來,隨著文化貿易的快速發展,我國文化產業越來越具有國際影響力,一些文化產業集聚區開始探索國際化發展。一些園區將通過引入國外企業、資本和人才,或舉辦國際性文化論壇,提升國際化元素和國際知名度;一些園區通過自貿區的文化產品政策以及在國外建設園區等方法,構建自己的國際競爭力。

  2017年,國務院批復成立遼寧、浙江、河南、湖北、重慶、四川、陜西7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加上2015年的天津、廣東、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及2013年成立的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我國形成“1+3+7”共計11個自貿區格局。自由貿易區的擴展及建設推動著文化產業集聚區“走出去”的步伐,使文化產業發展不僅僅局限于某一區域內,而是運用全球資源發展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文化產業園區。

  目前我國海外產業園區正處于據點式擴張、規?;ㄔO、多樣化合作的發展階段,未來應圍繞國家“一帶一路”戰略部署,加快建設一批實踐國家戰略意圖、綜合功能突出、服務配套完善、市場化運作、平臺型組織形式的高水平海外產業園區,緊緊抓住這些“關鍵少數”,使之真正成為我國邁向經濟強國的“海外飛地”。

  (六)貫徹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促進運營管理模式創新

  隨著我國文化產業集聚發展,園區的運營管理水平普遍提升,許多園區開始從政府運營模式、投資運營模式、土地盈利模式向產業與服務運營模式轉變;從強調引進大型公司向小微企業集群轉變;從單一的文化產業園區向文化科技園、文化科技企業孵化器、眾創空間轉變。有的園區引進社會資本入股園區開發建設公司,組建精于管理和運營的專業團隊,既將政府意圖貫徹到園區建設發展中,又能借助專業人才實施市場化運營。

  文化企業由于輕資產運營的特點,普遍面臨融資困境。有的文化產業園區與金融機構通過授信、融資等方面提供的支持,促進園區自身的規?;?、品牌化、平臺化發展和建設;還有些園區為入駐企業和創業者提供知識產權融資服務,結算、網絡銀行、自助銀行、賬戶管理、POS消費等金融服務。通過這種深度的、全面的金融合作,以改善文化產業園區的發展環境。

  2016年4月,在財政部等國家部委指導下發布的《文化企業無形資產評估指導意見》,對于促進文化產業在資產評估、文化產業園區融資、產權置換等方面提供了指向。2017年1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規劃》,將知識產權作為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的重要橋梁和紐帶。文化產業園區作為產業發展的風向標,需要積極構建文化企業無形資產和知識產權運營服務體系,推進知識產權運營服務平臺建設,創新金融產品,探索知識產權股權化、證券化的道路;依托互聯網,采用授權代理、獨立運營、聯合運營等形式,推進園區文化企業綜合運用專利、版權、商標等無形資產打造知識產權和自有品牌,促進文化產業園區走上自主創新的發展道路。

  我國經濟發展動力已經從要素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文化產業的核心競爭力也更多體現為文化創造力(即文化力、科技力等創新能力)的釋放與發揮。文化產業園區已不僅是以文化為主題的生產集聚空間,是文化休閑與消費活動的空間,更是革新與創意的空間。文化產業園區需要突破單純的物理空間集聚方式,注重文化園區內在動力的發揮,從區域協調、集約發展的頂層設計高度不斷推進文化創新與科技創新的融合發展,通過文化創造力的集聚與外溢來打造文化園區的創新發展模式,以適應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的歷史發展需求,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更好推動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文化產業園區需要結合自身特點與優勢,積極優化服務品質、創新發展模式、構建產業生態,實現由追求速度向追求質量轉變,由同質化競爭向差異化發展轉變,由硬環境見長向軟環境取勝轉變,建設符合文化產業集聚發展需求的產業生態,成為文化企業創新的集聚平臺、城市經濟發展的強力引擎、經濟社會整體協調發展的重要載體。

 

  參考文獻:

  [1]Montgomery John,Culturalquarters as mechanisms quarter for urbanregeneration.Part I Conceptualizing cultural quarters. Panning,Practice &; Research,Vol.19,No.3,2003,PP.3-31.

  [2]Murray C.,Rethinking Neighbourhoods:From Urban Villages to Cultural Hubs,City ofquarters:urban villages in the contemporary city,London:Ashgate Publishing,2004,PP.191-205.

  [3]Urfalino Philippe,L’invention dela politique culturelle,Paris,HachetteLittératures,Classical Review,Vol.15,No.2,2005,PP.133-134.

  [4](英)彼得·霍爾:《城市和區域規劃》,鄒德慈,陳熳莎,李浩譯,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2015年版,第32頁。

  [5]張振鵬,劉小旭:《中國文化產業生態系統論綱》,《濟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7年第2期。

  [6]張振鵬,欒曉平:《大運河沿線區域產業結構升級路徑及啟示》,《山東社會科學》2018年第7期。

  [7]吳良鏞:《廣義建筑學》,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53頁。

 

  張振鵬:教授,博士,山東省智庫高端人才,兼任中國文化產業管理專業委員會理事、全國文化智庫聯盟理事、海峽兩岸文化創意產業高校研究聯盟理事、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文化創意產業智庫專家兼秘書處負責人、山東省文化資產評估研究中心主任。

  主持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2項、教育部及其他省部級重大項目等課題30多項;出版與發表著作及論文100多部(篇),多篇論文被《新華文摘》《高等學校文科學術文摘》《人大復印資料》《光明日報》等轉載;獲山東省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等科研獎勵20多項;科研成果入選《教育部簡報(高校智庫???》;多項成果被政府和企業決策采納;入選中國人文社會科學評價中心評選的“中國哲學社會科學最有影響力學者”和“中國人民大學復印報刊資料重要轉載來源作者”。

 

 

責任編輯:Rachel
  • 1、
    凡本站注明“中國市縣招商網”、“市縣招商網訊”的作品,使用時須注明稿件來源:“中國市縣招商網”。

  • 2、如作者本人對本站刊載內容、版權持有異議,請于知道該作品刊載之日起20日內聯系本站,否則視為自動放棄相關權利。
  • 3、
    本網所有項目信息“來源”真實、可靠,發布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對其時效性等負責,如有異議可通過信息來源處核實。
  • 歡迎各類型媒體與本站簽訂轉載、頻道、欄目等合作協議。電話:010-63956556    Email:editer@zgsxzs.com
項目排行榜
    地方頻道
      招商視頻
        辉煌棋牌更新 河南22选5大星走势图 免费麻将下载那个软件 棋牌游戏都是机器人 七位数下期预测号码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nba开拓者vs热火 四川熊猫麻将苹果版 北京麻将馆四人麻将 腾棋牌手游 福彩15选5(浙江) 福建22选5复式投注法 七乐彩杀号定胆 nba总决赛湖人vs凯尔特人 优乐江西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山东德州麻将如何玩 百赢棋牌破解版